注册

美国作家卡普兰将成为首个“数字人类”:智人时代来临?


来源:新京报网

原标题:美国作家卡普兰将成为首个“数字人类”:智人时代来临?来自《华盛顿邮报》的消息,现年78岁的美国作家安德鲁•卡普兰(Andrew Kaplan),将在人工智能基

原标题:美国作家卡普兰将成为首个“数字人类”:智人时代来临?

来自《华盛顿邮报》的消息,现年78岁的美国作家安德鲁•卡普兰(Andrew Kaplan),将在人工智能基数和数字助理设备的帮助下,成为首个“数字人类”(AndyBot),在云端上实现“永生”——换句话来说,卡普兰将被永久储存在HereAfter的服务器上,只要互联网存在,他就能得到永生。

HereAfter公司宣称,美国作家安德鲁•卡普兰(Andrew Kaplan)将成为世界首个“数字人类”。

科幻领域的主题已成为实验室的热门研究课题

卡普兰曾经是一名战地记者,作为以色列军队的成员参加过六日战争(第三次中东战争),后来他成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然后成为一名多产的间谍小说家、好莱坞剧本作者。如果“数字人类”计划可以成功的话,他还将以世界上首位“数字人类”的名义被人们所记住。他与自己的妻子已经结婚39年。

目前,卡普兰已经同意成为世界上首位“数字人类”,他认为这是一种将亲密的家庭纽带延续几代人的方式。而这意味着,卡普兰将配合创造一个虚拟的自己。如果这一切都能够按照计划进行,那么,即便他的身体依然无法永久保留,但未来的人们却可以通过移动设备以及亚马逊的Alexa等语音平台与卡普兰进行互动,人们可以向他提问,或者是聆听他讲述自己的故事,或者从他那里得到各种建议。

美国作家安德鲁•卡普兰(Andrew Kaplan)。

所谓“数字人类”,从狭义上指的是信息科学与生命科学融合的产物,是利用信息科学的方法对人体在不同水平的形态和功能进行虚拟仿真,其包括四个交叉重叠的发展阶段,即可视人类,物理人类,生理人类,智能人类,最终建立多学科和多层次的数字模型,并达到对人体从微观到宏观的精确模拟。

我们的科技正在以许多普通人所不熟知的惊人速度发展着,增强人,合成生物学,仿生假肢,人工智能……这些在十年前还只属于科幻领域的主题,如今已是实验室里非常热门的研究课题。在硅谷,未来学家们希望能够将人类从物质生命周期中解放出来,他们希望为死亡提出一个可以改变生命的方案。在科幻作品之中,冷冻那些患上绝症的人体,以期在未来科技更为发达的世界进行“复活”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概念。

人们对通过技术改造人类充满了兴趣

未来学家、发明家、数据科学家与谷歌工程师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在2016年就宣称,“到2030年,人脑可以与电子纳米元件融合,人类将拥有造物主的权力。”

事实上,对于大部分人类来说,他们对通过技术改造人类充满了兴趣——特别是在面对死亡这件事情。而今,基于数字技术对人类进行全方位的改造,又或者抛弃人类,发展基于人工智能制造的机器,成为了科学家们努力的不同方向。

四种原本各自独立发展的学科,让这些技术得以加速发展,这些学科包括从原子层面操纵物质的纳米技术(Nanotechnology),塑造生物的生物技术(Biotechno logy),信息技术(Information Technology),以及关注人脑机能的认知科学(Cognitive Science)。改造人类、完善人类、增强人类,并且最终超越人类,成为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未来。

早在几年前,新型数字网站Eternime就打出了“让你获得虚拟永生”的口号,表示可以在你离开人世以后,用数字形式储存你的记忆和性格特征,并将这些数据输入到聊天机器人中,以便其他人可以与已经过去的人聊天。

Eternime打出了“虚拟永生”的口号。

在创立初期,Eternime将这项服务称为是“收藏人而不是书籍的图书馆”,但现在,他们更愿意声称自己正在准备完成一项大型的、惊险的、大胆的目标,通过记录和保存“数十亿人的记忆、想法、创作和故事”,以便形成他们的数字身份,“存活”于网络和数据之中。Eternime表示,已经有4.4万人注册了自己的身份信息,希望可以参与到这一项目之中。

而宣称卡普兰将成为首个数字人类的公司则是HereAfter,这家公司由个人遗产顾问Sonia Talati和一位加州的记者James Vlahos共同创办。对于更多诸如此类的公司来说,“数字人类”是一个值得开发的全新大市场,而他们正在全力以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数字人类”的出现,会是人类与技术互动的又一次完美飞跃。

HereAfter用“永远不要失去你所爱的人”这一口号打动参与者。

“数字人类”真的是“永生”吗?

而打败国际象棋选手加里·卡斯帕罗夫的“深蓝”(Deep Blue),战胜了围棋选手李世石的“阿尔法狗”(Alpha Go),则是人类与技术的另一种探索。

在新近出版的《给未来人类的终极12问》一书中,洛朗·亚历山大和让-米歇尔·贝尼耶展开了一场科学家与哲学家之间的对话,因为不管我们关心还是不关心,参与还是不参与,前沿科技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

硅谷的极具影响力的超人类主义者们认为,运用技术对人种进行改良,是智人不被自己所创造的机器超越的唯一机会。人类与机器的交融已经渗透入我们的生活之中,比如法国嘉玛(Car mat)公司制造的人工心脏,已经被植入多位心脏功能不全的患者体内。但对于超人类主义者来说,这只是一个序曲:干预人类DNA以消除其中的致病序列,借助3D打印技术制造人体器官,利用磁力对人类大脑进行刺激,把人体机能与人工智能设备进行耦合,像放大物理力量一样增强感知能力,甚至通过种种方式——当然也包括以“数字人类”的形式——无限延长人类的寿命,这才是未来几十年即将或者有希望发生的事情。

法国嘉玛(Car mat)公司制造的永久性人工心脏。

在19世纪和20世纪下半叶,蒸汽机和机器人分别占据了不同的工业领域,在未来,新的技术想要替代的不再是人类的劳动,而是那些原本属于人类的特性:认知、判断、分析乃至推理论证。

“数字人类”究竟会在这一过程中扮演何种角色,“数字人类”真的是“永生”吗?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显然还难以给出结论——事实上,就目前而言,相当多的人们,甚至推出这些技术的公司,更愿意将其理解或者宣传为一种面对死亡的悼念方式。这当然听上去和以前我们在故去的亲友墓碑前哭泣絮语,又或者给亡人写信寄托哀思,没有太多的区别。但在另一方面,技术显然已经入侵了人类最为私密的情感——它将知道并熟悉你的一切。

长生不老真的让人向往吗?我们应该畏惧一个“美丽新世界”吗?我们的研究又将去向何处……人工智能、信息技术、认知科学和生物技术的融合发展,会如何塑造人类未来?洛朗·亚历山大和让-米歇尔·贝尼耶试图给出自己的答案。

[责任编辑:王婵婵]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热点关注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